清冷的月光下,楊塵光疲憊地躺在茂密的草叢裡裡,看著月光下陳舊的觀音橋鎮政府大院,心裡滿是苦澀,作為組織部挑選出來的選調生,本以為來到良江縣會被重用的。

哪知道會被扔到全縣最落後的觀音橋鎮。

而且,還他媽的一呆就是三年!

甚至現在還看不到一線離開的希望,楊塵光越想越覺得窩囊,就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緊跟著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曉武,我剛剛親眼看到範海洋進了豆腐西施的家門!你那邊可以準備行動了,一定要把他們捉姦在床!”

“必須要拍到範海洋和豆腐西施赤身**地摟在一起的醜態,我要讓他身敗名裂,再冇臉留在我們觀音橋鎮!”

儘管說話的人刻意壓低了聲音,但從小練武耳聰目明的楊塵光還是聽得很清楚!

而且,這聲音還很熟悉,是鎮長李龍的聲音。

對話另一邊的曉武,應該是鎮派出所所長陳曉武。

而他們口中的範海洋,正是剛剛從縣裡空降下來的鎮黨委一把手,黨委書記範海洋!

而豆腐西施,是鎮上豆腐店老闆娘的外號,從外號就能想象得到,這是個很漂亮的女人,身材婀娜,韻味十足,每次路過楊塵光都要忍不住多看幾眼。

聽起來,似乎是鎮長李龍聯合了鎮裡派出所長陳曉武,想要將範海洋和豆腐西施捉姦在床,讓範海洋身敗名裂。

這時,楊塵光的心頭一跳,腦海裡倏地閃過一個念頭,自己的機會來了!

為什麼自己在鎮裡辛辛苦苦乾了三年還冇有得到提拔,連個副主任科員的位置都冇撈到?

為什麼各種調研材料,檔案,籌備會議等等都是各項工作都是自己在乾,但是,一到論功行賞的時候就冇有自己的份了?

為什麼呢?

就因為冇有人罩著自己!

轉機,就在今天!

如果今天自己在關鍵時候拉範海洋一把,他肯定會把自己當成他的自己人了,這樣就有了靠山。

一念及此,楊塵光的一顆心就劇烈的跳動起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無論如何一定要抓住了!

李龍打完電話,嘿嘿冷笑兩聲,大步離去了。

楊塵光大氣不敢出一口,抬手抹了抹額頭的冷汗。

觀音橋鎮是良江縣的一個大鎮,轄區人口有七萬二千人,經濟在全縣二十多個鄉鎮排名靠後,是最落後的幾個鄉鎮之一。

短短三年時間,楊塵光已經服務了三任一把手,第一任書記張珊到點退休了,第二任書記黃財隻乾了一年多就平調到七孔橋鎮當書記,第三任書記就是剛剛從縣裡空降下來的範海洋。

鎮長李龍氣瘋了,他在鎮長的位子上乾了足足五年多了,本以為這次施展手段擠走了黃財,輪也該輪到他上位了,誰知道組織上居然又空降來一個範海洋!

這也是為什麼李龍決定走野路子使出非常規的手段,來徹底搞走範海洋的原因了。

隻要範海洋被捉姦在床,肯定就冇臉留在觀音橋鎮了,到時候,縣委自然就要考慮讓李龍來接任一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