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立功心切,楊塵光還是安靜地等了一會兒,直到李龍的腳步聲徹底消失,才迅速地爬起來,閃身躲在了大樹後麵,觀察了片刻就迅速掏出手機。

確定附近冇人,楊塵光立即翻到鎮黨委書記範海洋的手機號碼,撥打了過去。

關機!

範海洋的手機居然關機了!

怔怔地握著手機,楊塵光抬起頭看著月光下的鎮政府大院,範海洋的電話關機了,就隻能親自走一趟了。

希望時間還來得及。

從自己所在的鎮政府大院,走到豆腐西施的豆腐店至少要十分鐘!

派出所在鎮子的另外一頭,距離雖然有點遠,但是,警車衝出來的話,也就幾分鐘的事情,楊塵光彷彿看見警燈閃爍,似乎警車就要出來了!

再晚一會兒時間就來不及了!

一念及此,楊塵光直接拔腿狂奔,完全顧不上惹眼不惹眼,若是錯過今晚上這個機會,自己會後悔終生的!

一路狂奔,四分鐘後,楊塵光跑到了豆腐西施家的後門,用力捶響了房門。

不遠處,警燈已經開始閃爍!

“誰呀,大半夜地乾什麼呢?”

一個有些嗲的女人聲響起。

“方姐,我是鎮裡黨政辦的楊塵光,有急事要向範書記彙報。”楊塵光急急忙忙地說道,“今晚上派出所要來你家裡抓賭……”

“搞什麼,抓什麼賭?”就在這時候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楊塵光抬起頭,就看見範海洋穿著睡衣站在窗台前。

“範書記,我剛剛在院子裡聽到了李鎮長跟陳所長打電話,說是藉口抓賭,衝進方姐的屋子……”

豆腐西施姓方,至於她叫什麼名字,楊塵光不知道。

範海洋的心頭一跳,臉色頓時就變了,如果冇有楊塵光來通風報信的話,自己今天肯定要被人堵在房子裡了,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一起,誰都知道意味著什麼!

這個楊塵光,救了自己一命呀!

“你是黨政辦的楊塵光吧,很好,你上來吧,方芸,你下去開門。”

什麼,讓我上樓去?

楊塵光聞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範海洋說了這句話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不過,領導發話了,自己還能怎麼辦,必須得上去呀。

“進來吧!”

溫柔的聲音打斷了楊塵光的沉思。

豆腐西施的確是個大美人,長長的瓜子臉,彎彎的柳葉眉,長長的眼睫毛微微顫栗著。

絲綢的睡裙下隱約可見峰巒挺拔,甚至能看到那一抹淡淡的嫣紅,最不可思議的是居然能看到兩個微微的凸起!

她,她,她居然冇有穿內衣!

楊塵光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隻覺得口乾舌燥,彷彿這一瞬間身上的水分都被小腹處的那一股邪火給蒸發了個一乾二淨!

方芸也感覺到了一樣,見眼前這小年輕死死地盯著自己胸前,俏臉一紅,迅速地關了走廊燈,轉身往樓上走去,“快上去呀。”

“哦。”

楊塵光應了一聲,迅速拔腿跟了上去,鼻子裡嗅著方芸身上的香味,腦海裡想著剛剛看到的那一幕,褲襠處頓時就有了反應,好在隻有樓梯間透出的一點微弱的光,也不至於讓豆腐西施看到了大家都尷尬。

“哎呦。”

就在這時候,走在前前麵的方芸突然輕呼一聲,腳下一扭,整個人就向前撲去。

楊塵光馬上就反應過來,雙手連忙向前一伸,恰好將方芸抱住了,隻不過位置有些尷尬,居然一雙手各握住了方芸胸前一隻肥碩的兔子。

入手軟綿綿的,楊塵光鬼使神差地捏了捏。

一聲輕微的嚶嚀聲響起。

聽到這聲音,楊塵光差一點要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