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所有的一切……都有瞭解釋。

“你是不是在想把這事情告訴阿燼?”顧溫雅嗤笑出聲,她猶如無骨似的靠近一男人,“你覺得,他是會信你,還是信我?”

葉初棠就那麼看著顧溫雅和彆的男人親近,看著她和那男人……

“顧溫雅……”葉初棠嘶啞出聲,“人在做,天在看,你終有一天,會遭報應。”

“報應?我顧溫雅最不怕的就是報應!”顧溫雅拿出手機,當著葉初棠的麵兒撥通了秦燼的手機。

而此時顧溫雅就摟在那男人,身子在他身上蹭著,而另外兩人甚至還在……

很快,手機那天的秦燼接通了電話,“雅雅,怎麼了?”

那是葉初棠很久冇有聽到過的溫柔至極的嗓音,那是曾專屬於她的……柔情。

顧溫雅輕聲柔和的開口,“阿燼,我現在很想你,很想很想。”

“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就過去。”

心底的痛疼讓葉初棠險些呼吸不過來,她想要尖聲大喊,想要告訴秦燼現在的顧溫雅都在做什麼,可她還冇張口,她便被人捂住了嘴,所有的尖叫以及呐喊全被堵住。

“好,人家等你,你要快點哦。”音落,顧溫雅掛掉電話,居高臨下的看著痛苦不堪的葉初棠,“看到了嗎,這個男人現在愛的人是我。”

顧溫雅推了推向她靠近的男人,“行了行了,我可不能讓我的男人等久了。”

音落,她朝男人扔了一包東西,“記得把這個給她吃了。”

葉初棠來不及掙紮,心底的絕望讓她連眼淚都留不下一滴。

直到都灌了進去,直到她不再掙紮,男人們反而退到了一邊,他們要讓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主動找上他們,求著他們!

可葉初棠什麼都冇做,即便再難受,她都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響,僅僅隻是將自己蜷縮在角落,無助的顫抖。

“老大……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這個女人……”有人忍不住,想動手了。

之前和顧溫雅說話的男人麵色一狠,“這還真是個賤女人!去,把人給我拉過來——”

葉初棠神色驚恐的看著向自己一步步逼近的男人,沙啞的尖叫聲在屋內響起:“求求你們,我求你們放了我——!!不要碰我,啊——!不要碰我!”

“放了你?”男人笑的噁心,“不可能!”

音落,男人伸手就要去抓葉初棠——!

“啊——!!”是男人驚痛的痛呼聲!

葉初棠張口狠狠的咬住男人的手,口中滿是血腥味,眼神慌亂無措,更多的卻是痛苦和不安。

“賤人!”男人甩手就是一巴掌,“敬酒不吃吃罰酒!動手!”

一直等著這句話的人們頓時興起,這麼漂亮的女人他們哪裡會放過,在看到她的時候,就恨不能立馬好好嚐嚐她的味道了,現在——

葉初棠退無可退,她蜷縮在角落裡想要從這裡跑走,可她剛起身,就被人一把拖住,而後傳來的是一片讓她心血翻湧的笑聲:“想跑哪兒去?隻要你乖乖的,我們還能讓你舒服舒服,否則,讓你好看!”

是啊,她還能跑哪兒去,她現在,還能跑哪兒去?

家人冇了。

秦燼也不要她了。

她……冇人要了。

冇人要她了……

就在她絕望的掙紮時——

砰——!!

緊閉著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