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經小說 >  帝龍令 >   帝龍令第5章

聯邦伊甸園,這個看似美好的名字,卻代表著全球最陰森恐怖的鎮獄所。

這個鎮獄所之中,關押的全是世界範圍之內的頂級犯人。

他們有的是國際第一狙擊手,有的是國際第一豪門繼承人......

此時,聯邦伊甸園內。

罪犯們在威爾斯的慫恿下,全部開始騷亂。

整個聯邦伊甸園內一片狼藉,無數的鎮獄所看守員受到重傷,人心惶惶。

威爾斯,暗網殺手排行榜第三,曾成功暗殺某國首相及其一家,而後全身而退。

而其他逃脫出來的罪犯也都是各種各樣的領袖人物以及權貴,手上沾染無數的血腥,為了逮捕他們,聯邦國際不知付出了多少的生命。

如今,伊甸園內卻發生騷亂,恐怕會有無數罪犯逃脫,天下大亂!

一個看守員臉色慘白。

完了。

這次真的完了。

但就在這時。

哢噠一聲。

高達幾十米的伊甸園的圍牆上,一道大鐵門緩緩打開。

隨後,一道挺拔的身影,裹挾著渾身的漠然,走進來了。

瞬間,全場鴉雀無聲。

原本滿臉凶殘之色的罪犯,突然之間,嘴唇顫抖,齊齊後退。

而本來絕望的看守員看到這個俊朗年輕人的出現,眼神中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老大,你休假回來了!”

“太好了!”

“隻有李耀老大能治得住這些窮凶極惡的罪犯。”

“太好了,太好了,伊甸園守住了。”

看守員老大,李耀,目光冷冽的橫掃全場。

他先是毫不客氣的怒斥看守員,“一群廢物,跟我這麼久,冇有一丁點的長進,連一點罪犯的騷亂都冇有辦法壓製!”

看守員全都低著頭,悻悻的不敢說話。

李耀則是揉了揉眉心。

這個動作更是讓所有看守員渾身一顫。

熟悉李耀的都知道,這個動作意味著他現在心情很不爽。

窮凶極惡的罪犯,瞬間全部跪倒一片。

“要不是我臨時回來,你們還想翻天不成?”

李耀淡淡的笑了笑。

這個魔鬼笑了!

他笑了!

眾多罪犯慘叫一聲,居然有一半罪犯頂不住,直接昏死過去。

嚇暈了!

隨後,聯邦伊甸園內傳出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冇過五分鐘時間。

所有參與騷亂的罪犯,大概有上千名,全部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而李耀站在他們中間,伸了個懶腰,將額頭的一縷汗水擦掉,“小的們,出來洗地。”

隨後揚長而去。

回到辦公室內。

李耀沉吟不語。

腦海中,開始回想半個小時之前看到的場麵。

一對情侶熱情擁吻。

而擁吻的年輕美女,正是他李耀的未婚妻!

他,被綠了!

而秦雪出軌被髮現,也不慌張,反而是高傲地看著李耀,滿臉嘲諷,“既然你發現了,那我就直說,我們以前的婚約到此結束。

你一個小小的看守員,配不上我這個秦家的大小姐。

記住,不是我背信棄義,而是吊絲一樣的你,根本配不上我秦雪。”

李耀的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著秦雪那充滿了輕蔑和不屑的聲音。

李耀雙眼血紅!

最可恨的是,秦雪出軌的對象,是......

哢噠。

就在這時候。

辦公室的房門打開了。

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走進了辦公室內。

李耀看到他,立刻站起來,神色恭敬,“師父。”

“你今天下手很重,怎麼了?”老人的聲音沉穩無比。

李耀的臉上露出一縷屈辱和悲痛。

李耀壓下心裡的苦澀,緩緩道,“是的。”

隨後說出了自己休假偶然遇到的那對狗男女。

“苦了你了。”

聽完後,老人驀地歎了一口氣,“三年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當初我救下你,咱們之間有約定。

幫我看管伊甸園三年,然後放你自由。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你......自由了。”

李耀抬起頭,滿眼的驚喜,“師傅,我,我可以離開伊甸園了嗎?”

“三年了,你也該回到父母的身邊了。”

“如今的你已經脫胎換骨,希望不要再鑄成大錯。”

老人揹負雙手,語氣從漠然變得和藹。

李耀重重點頭,“放心吧師父。”

三年前,李耀和未婚妻出遊,未婚妻險些遭到一個年輕人的羞辱。

李耀及時趕到,憤怒出手,將年輕人直接一板磚爆頭。

後來才知道,年輕人乃是頂級權貴的繼承者。

比起自己這個三流豪門的李家強了不止一籌。

後果就是,李家崩潰,而李耀被追殺重傷墜海。

是師傅救了他一命。

而之前他看到的秦雪出軌對象,就是那個權貴!

這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罷了罷了,我李家倒台,她承諾守護我父母,也算仁至義儘了。”

李耀長長吐出一口氣。

“好了,去吧去吧。”師傅擺了擺手。

李耀壓下心底的思緒,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向著師傅的背影深深鞠躬,隨後大步離開。

自由了!

從此天高任鳥飛!

半天時間後。

青州。

一處老舊的小區內。

一個頭髮淩亂,小臉蛋慌裡慌張的女童,跑進一間破舊的小屋,“奶奶,不好了,大壞蛋他們又來了......”

頓時,滿臉蒼老的蘇梅臉色一變,慌張的催促著女童,把女童推進了臥室,然後壓低聲音,“小荷,你千萬彆出來,不論發生了什麼,都千萬彆出聲,好嗎?”

小荷俏臉全是擔憂,想說什麼,不過隻是懂事的點點頭,“好,奶奶你小心點。”

見狀,蘇梅滿臉慈愛,才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將臥室門關上。

與此同時。

砰的一聲,破舊的房門被一腳踹開。

一個麵目猙獰的獨眼龍魁梧壯漢,闖進了客廳內。

他的背後,是幾個拿著棒球棍的街頭混混。

一看到獨眼龍幾人出現,蘇梅本能的出現了畏懼的神色。

不過還是臉上露出卑微和討好,“獨眼龍先生,感謝您的大駕光臨......”

語氣可憐到了極致。

獨眼龍露出輕蔑的笑容,盛氣淩人道,“好了,老婆子,少他娘說廢話,錢呢?保護費呢?”

蘇梅單薄的身子微微顫抖,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縷難色,“獨眼龍先生,能不能再寬容幾天,一萬塊的保護費,真的太多了,我們實在拿不出來......”

與此同時。

聽到動靜的街坊鄰居,都悄悄的關注著,竊竊私語起來,“老李家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你說他們天天欺負一對老夫婦算什麼本事?”

“噓,噤聲,你們瘋了嗎?難道不知道這些人是秦家派來的?”

“嘖嘖嘖,說起來真是諷刺,當初也是豪門的李家大少爺,為了自己的未婚妻秦雪挺身而出,結果得罪了權貴,導致家門***......”

“誰說不是呢,而轉頭,未婚妻就投到了那個權貴的懷裡,甚至還慫恿權貴,讓當地的混混地痞強收他爹孃的保護費。”

“真是慘啊。”

“話說蘇梅老太太的兒子,那個叫李耀的,是不是都失蹤三年了?”

“對呀,估計是害怕被牽連到自己。真是個自私的小畜生。”

“嗬嗬,自私也是要付出代價的,恐怕他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唸的未婚妻,今天就要跟那個權貴訂婚了,而且就在咱們青州的輝煌大酒店。”

“可憐的綠毛龜喲。”

街坊鄰居竊竊私語的聲音,不算小,臥室裡的小荷聽得一清二楚。

她捏緊了小拳頭,滿臉的憤怒之色。

不是的!

她粑粑李耀明明是大英雄,纔不是什麼綠毛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