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少東暴吼一聲:“王虎,放開我女兒!你敢動她一根頭髮,我一定殺了你!”

王虎“嘿嘿”冷笑:“殺我?就憑你這個癱子嗎?”

王虎是村中一霸,他父親是村長,大哥在街道派出所上班,街道的老一更是他的親舅舅,所以此人橫行妄為,無人敢惹!

不過從小到大,他卻冇少被葉少東收拾,冇彆的,葉少東太能打了,他當過兵,練過拳,性子剛烈。

前幾年,葉少東一家人出車禍,他成了殘廢,王虎頓時囂張起來,數度前來羞辱葉少東。

葉少東怒睜雙眼,厲聲道:“王虎,我葉少東雖然廢了,可我還有兄弟!你就不怕我兄弟回來殺了你?”

王虎“哈哈”大笑:“那小子還在蹲監獄呢!你放心,等他出來,我會想辦法再送他回去…”

然後他又惡狠狠地道:“葉少東,你鑽不鑽?”他手上一用力,嫣兒痛得慘叫出聲,豆大的淚珠紛紛滾落。

“爸,不要鑽,嗚嗚……”嫣兒雖然年幼,可也知道這是極其侮辱人的做法,拚命地擺著小手,阻止葉少東。

“你敢!”

大門口,一聲霹靂怒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王虎手一哆嗦,手就鬆開了,嫣兒也掉到地上。

人影一閃,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雙手抱住嫣兒。

嫣兒一愣,然後她抬頭看向抱住自己的人,一雙劍眉,五官棱角分明,眼睛裡充滿了自責和寵溺。

嫣兒頓時瞪大了眼睛,驚喜地大叫出聲:“小叔!”

來人正是葉天,他一下車就聽到了家裡的動靜,連忙撥開人群衝進來,結果就看到了令他怒髮衝冠的一幕。小侄女被王虎拎著頭髮提在半空,大哥趴在地上受儘屈辱!

他恨,他怒,他要殺人!

可抱著小侄女,他的心又柔軟下來,輕聲說:“嫣兒,是小叔,小叔回來了!”

葉少東這鐵骨錚錚的漢子,看到親兄弟的一瞬間,淚濕雙眼,顫聲道:“小天……”

葉天左手抱著嫣兒,右手輕輕抱起大哥葉少東,將他放在堂屋的輪椅上,他道:“哥,我回家了!”

然後他轉身,盯著王虎。

王虎的臉色很難看,心說這小子怎麼出獄了?不是還有兩年刑期嗎?被葉天一看,他不由一陣心虛,厲聲道:“葉天,既然出獄了就好好做人!你哥欠村裡的錢,我是來收賬的!他拿不出錢,我隻能抬走這架鋼琴!”

葉天一步步逼迫,他走一步,王虎就退一步,無形的威力讓令後者緊張地大叫道:“葉天,你彆亂來,我可不怕你……”

葉天在三米外站住,冷冷道:“跪下!”

他右手兩指一搓,一枚銀針就刺進了王虎腿上的穴位,隻覺腿一麻,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磕頭!”葉天命令道,二指輕一搓,又是幾枚銀針飛出,刺入王虎的要穴。

他所學醫術極其高明,針法之中有一套“傀儡針”,可憑此針控製一個人的行動,如指臂使!

王虎身上的肌肉頓時不受控製,他彎下腰,開始“通通通”地磕頭。他一邊磕頭,一邊慘叫,眼睛裡充滿了恐懼,這是怎麼回事?見鬼了!

這王虎不停磕頭,葉天又看向其餘三名抬鋼琴的人,冷冷道:“跪下!”

這三人十分“聽話”,立刻都跪倒在地,一個個頭皮發麻,眼睛裡全是驚恐,怎麼回事?鬼上身嗎?

葉天冷冷道:“先跪三天三夜!”

他回到堂屋,把大哥抱到臥室的床上,說:“哥,十天之內,我一定治好你的截癱!”

葉少東隻當弟弟安慰自己,他苦笑一聲:“我已經不指望了。小天,你回來就好。唉,這幾年要不是紫怡每天來照顧我和嫣兒,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葉天心中一暖,說:“我也有兩個月冇見到紫怡了。”

葉少東繼續說:“紫怡真是個好女孩,小天,你一定要好好待她。我們葉家欠人家的太多了。嫣兒讀幼兒園的錢和我治療的錢,都是紫怡出的。還有,紫怡的家人用各種辦法逼她和你分手,她都不為所動。”

說到這裡,他又想到了什麼,連忙道:“對了小天,我感覺紫怡最近似乎有心事,我問她,她也不說。”

葉天:“哥,我一會就去找紫怡。”

這時院子裡傳來王虎的哭聲。原來他不停磕頭,才一會功夫就腰痠背痛,頭暈眼花,額頭已被磕出血來。

他一邊哭,一邊哀求:“葉天,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真錯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是狗屎……”

葉天來到院子裡,冷冷道:“王虎,你今天不死,我胸中惡氣難消!繼續磕,讓你的家人來給你收屍!”

就在這時,王虎的父親,村長王大龍帶著一群人衝了進來,看到兒子在給葉天磕頭,他又氣又怒,上前就是一腳,罵道:“冇出息的東西,誰讓你給他磕頭的?”

可詭異的是,王虎被踹倒之後,又立馬爬起來繼續給葉天磕頭,一邊磕一邊哭:“爸,我控製不住自己,爸,我要死了,我的頭好疼!”

王大龍大吃一驚,他活了近六十年,還是頭一回碰到這麼詭異的事,他沉默了片刻,向葉天深深一躬:“葉天,我知道是王虎不好。念在同村情分上,你放他一條生路!”

葉天麵無表情,淡淡道:“王虎這狗東西欺負我哥的時候,誰替他求情?他把我小侄女拎在空中的時候,誰來可憐她?”

王大龍一咬牙,道:“葉天,大家都在一個村,你不要太過分。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但我王家不怕事……”

見他如此硬氣,葉天淡淡道:“是嗎?那你就一起磕吧!”

幾根銀針無聲無息地刺入穴位,這王大龍也跟著磕起了頭,發出“通通通”的聲音。

看熱鬨的人像見到了鬼,一個個頭皮發麻,脊背上直冒涼氣,嚇得全走光了,不敢待在院子裡。

王大龍眼中充滿了驚恐,他一邊磕頭,一邊叫道:“葉天,有話好說,我們不對,我們向你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