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男人噁心的氣味瞬間傳入慕晚喬的鼻吸,胃部突然劇烈的翻騰起來。

“嘔......”

慕晚喬哇哇作嘔。

吐了兩個男人一身。

“我靠!真踏媽倒黴!”

“真噁心!”

饒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再有興致看見這些汙穢之物也冇了興趣。

男人嫌棄的丟開慕晚喬。

慕晚喬吐完以後,身體忽然有了力氣。

乖寶寶,是你救了媽媽。

謝謝你,寶貝。

或許是有寶寶的陪伴,麵對兩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她突然有了信心,佯裝鎮定,說道:“大哥,我答應你們剛剛的條件。不過......你們也看到了,我的衣服都臟了,我們去找一家酒店,我洗乾淨後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原本充滿殺意的男人聞聲,忽然對慕晚喬起了興致。

“到是個懂事的女人,大哥,咱們去爽爽吧!”

男子眯了眯眼睛,“你要是敢耍花樣,勞資一定弄死你!”

“大哥,我隻是一個弱女子,我怎麼可能騙你們......”慕晚喬故意擠出兩滴眼淚,嬌滴滴的說著。

男人見此,很是心動,示意道:“把手機交出來!”

慕晚喬猶豫之下,隻好把手機交了出去。

原本她是打算在去酒店的途中報警或者找人幫忙,可現在......

如今之計,隻有另謀生路了。

很快,三人進了就近一家酒店。

慕晚喬一進去就把自己鎖在浴室,她一邊打開水龍頭,一邊往窗戶上爬。

天無絕人之路,浴室外有一個露台,順著露台,她可以爬到對麵的房間。

這時,門外已經響起了不耐煩的聲音:“好了冇有!快點開門!哥哥等不及了!”

“就快好了!”慕晚喬敷衍似的回覆了一句,身體也開始行動。

她喘著氣艱難的從窗戶爬了出去,很費勁才趴到了對麵房間的露台。

慕晚喬剛爬過去,打開窗戶透氣的男人就看見她爬走的一幕,臉色立馬大變,揚聲喊道:“賤女人,敢跑!勞資抓到一定折磨死你!”

慕晚喬嚇了一跳,趕緊推開玻璃門衝進了隔壁房間。

房間裡,一道偉岸的身影背對著她。

慕晚喬急不可耐的說道:“對不起,先生,打擾你了,我被兩個強-奸犯纏上了,我從隔壁露台爬過來的,您能不能幫幫我,或者幫我報警也可以,我的手機被他們搶走了,冇辦法打電話......”

男子聞言,逐漸轉過身。

當慕晚喬看清對方的身影後,整個人都嚇了一跳。

竟然是霍寒禦!

為什麼是他!

這個殘忍要殺死她孩子的主謀!

霍寒禦本來隻是覺得女人的聲音耳熟,冇想到還真是她。

“慕晚喬,你怎麼在這?”

男人聲音薄涼,盯著她的眼神彷彿要把她剜出一個洞。

“我......”慕晚喬臉色發白,唇角哆嗦。

前有狼,後有追兵。

她該怎麼辦。

慕晚喬冇作多想,快步走上前,低聲祈求,睫羽輕顫:“霍寒禦,我肚子裡的孩子是你的,你幫幫我好嗎......”

聞言,霍寒禦的整張臉都黑了起來,怒斥道:“慕晚喬,你還真是不要臉,我什麼時候碰過你?你跟我隔空生孩子?”

說完,他冷默的推開慕晚喬。

慕晚喬嚇的瑟瑟發抖。

霍寒禦醉酒那晚,兩人雖然發生了關係,但她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第二天一早就偷偷離開了。

在霍寒禦的記憶中,他們之間什麼也冇發生。

完了,她完了。

她該怎麼辦。

身後,隱約傳來腳步聲。

慕晚喬抓住男人的胳膊,滿臉焦急道:“霍寒禦,爺爺如果醒過來後知道我被壞人欺負,他一定會怪罪你!你能不能......能不能看在爺爺的麵子上救救我......”

“慕晚喬,你還有臉提爺爺?”像是被觸及到逆鱗一般,霍寒禦滿目陰沉,黑眸裡散發著熊熊火光。

慕晚喬被男人身上那道駭人的氣息嚇得瞳孔緊縮起來,不自覺的鬆開了男人的胳膊。

“你這個蛇蠍心腸的毒婦,我恨不得你去死!你憑什麼覺得我會救你?”他冷冷的笑,嘴裡的話語讓人不寒而栗。

慕晚喬整個身體頓時僵成一條直線,唇角滑過一抹苦澀。

她的眼眶湧出一股迷濛的水霧。

是啊,爺爺已經被她害成了植物人,她還有什麼臉麵在這裡求他。

“臭婊-子!出來賣的還矯情什麼!竟然敢跑!”

兩名男子已經闖了進來,其中一名男人朝著慕晚喬惡狠狠的吼道。

說罷,另外一名男人走上前,作勢就去拉扯慕晚喬的胳膊:“賤-人,趕緊回去伺候我們!不然老子打死你!”

霍寒禦的整張臉都黑了。

慕晚喬的大腦快速運轉著。

不行,她不能就這樣被他們侮辱。

她還有寶寶,她不能讓寶寶受到傷害。

隨即飛快跑開,朝著霍寒禦撲了過去,用力抱住他的腰,把他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

“放手!”霍寒禦臉色難看。

“不放,我是你名義上的妻子,你這樣放任他們胡作非為,你還是男人嗎!”慕晚喬雙目赤紅,恨恨的盯著他。

“活該!”

霍寒禦推開女人,轉身就走。

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睥睨天下,而她不過是一顆任人踐踏的野草!

耳邊,傳來男人的壞笑聲。

“哈哈,這女人不過是個婊-子,竟然還想找人求救,她做夢吧!”

“大哥,咱們先把她的衣服扒了,方便等會行事!”

慕晚喬嚇得縮在牆角,看著朝她伸出魔爪的男人,她垂下頭,死死咬住嘴唇。

她從未做過任何壞事,甚至經常性的幫助孤寡老人和流浪的小動物。

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對她,難道她真的要淪落為任人欺負踐踏的地步嗎。

這就是她的命?

不,她不信命。

慕晚喬猛的站起身,泛著水光的眸子緊緊盯著已經走到門口的那道背影。

揚聲吼道:“霍寒禦,我有辦法讓植物人醒過來!不管你信不信!我有辦法!”

“啪!”男人毫不留情的打在慕晚喬的臉上,並出言侮辱:“小**,還想捶死掙紮?放棄反抗哥哥會讓你爽的!”

慕晚喬的臉被扇歪到一旁,耳膜嗡嗡作響,身體因為虛弱倒在了牆角。

“哈哈,小**,你這是迫不及待了......”

男人滿臉惡笑,肥厚黝黑的手在她臉上摸了一把,接著就一路往下......

一滴炙熱的眼淚從眼眶滑下,慕晚喬閉上眼睛,身子不停地發顫。

就在男子的手即將鑽進她的領口之際,隻聽“碰碰——”兩聲,有什麼重物摔倒在地上。

慕晚喬戰戰兢兢的睜開眼,隻見霍寒禦一腳踹開了想要侵犯她的男人。

男子毫無反擊之力,狼狽的躺在地上喘氣。

另外一名男子見狀,恐嚇道:“小子,我們可是霍家的人!識相點你最好給我滾開!不然霍家一定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