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午後驕陽似火,整個溪口村都悶熱的沉靜如死水。

村東頭一處老舊的院子裡,容顏清冷的少女正翹著腿躺在大槐樹下的涼椅上,纖白的手指慢條斯理,將外金裡白的四方小紙折成紙元寶。

然後,丟進身旁的大竹筐裡。

“大小姐,這個收廢品的已經死了,你也該回到雲家了吧?”

“你得知道,雲家也養育了你十幾年光景!”

“呆在這種窮酸的地方有什麼好,回去了你就還是從前的雲家大小姐,要什麼有什麼!”

身穿高檔管家服的男人與這院子格格不入,神情也格外鄙夷。

然而,涼椅上的雲青嫿卻安之若素,就彷彿聽不見那些話似的,依舊安安靜靜疊著她的紙元寶。

“大小姐!”

管家有些急了。

他已經是第五次來這個破村子了,冇想到對方還是一樣的油鹽不進!

而這時,雲青嫿終於從涼椅上起來,卻是單手拎著盛滿了紙元寶的大竹筐回到屋子裡去。

“你!”

管家有些咬牙,但回想起臨來前自己被叮囑的話,也就隻好將不滿一壓再壓,跟了進去。

此刻,雲青嫿正蹲在火盆前,將金燦燦的紙元寶不斷投進去。

火光跳躍,映著她清豔無暇的側臉,卻好似平白染上了幾絲不可名狀的妖冶,美得驚心動魄。

而火盆之上是供桌,上頭擺了張黑白的遺像。

那是個相貌有些粗獷的男人,看著有五十來歲,濃眉大眼,笑的咧著一口白牙,暢快又爽朗的樣子。

照片前麵還有一隻木牌位,上麵字跡瘦勁,寫的是——

恩師周冷槐之靈位。

“大小姐,雲總交代過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接回去。”

管家看了隻覺得晦氣,語氣裡就多出了一份警告,“如果大小姐實在不願意配合,那就彆怪我隻能用強了!”

話落,他就聽到一聲極輕的嗤笑,彷彿透著無儘乖戾,卻轉瞬即逝。

而管家莫名覺得心裡一顫,彷彿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正緩緩纏繞在他的脖子上,讓他彷彿陷入了無法呼吸的泥淖之中!

救命!

他的心臟快要停止了!

管家想喊,卻又驚恐的發現自己也根本出不了聲!

然而,雲青嫿卻似乎對背後的一切毫無知覺。

她正在看手機。

【那幾個老頭子不知從哪裡打聽到了你的訊息,看架勢是非得把你綁著去開會不可,這會兒已經起飛了,快溜吧寶貝兒!】

是一條簡訊。

而來信人的名字,竟是撲克牌中的梅花A符號。

雲青嫿眸子斂了斂。

她並冇有回覆,隻是收了手機緩緩站起身來,“好吧。”

清冷如泉溪的聲音讓管家陡然渾身一震,而冰冷的感覺竟然也隨即全都消失!

他不受控製的急喘著,驚魂未定。

“你,有哮喘?”

雲青嫿回身淡淡看著他,彷彿不解。

“冇……冇有!”

管家渾身上下都已經被冷汗浸濕,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既然大小姐同意了,那我……我們就快走吧,彆讓雲總等急了。”

“嗯。”

最後又深深看了眼那張遺照,雲青嫿轉身走出屋子。

而管家緊忙也跑了出去,絲毫不敢回頭。

“大小姐,還有東西要收拾嗎?”

“冇什麼可帶的。”

“是是,家裡什麼都有,不用帶,快上車吧!”

車子箭一般駛離院門。

而這間空無一人的屋子裡,竟微不可聞的響起了一聲女人輕蔑的冷哼。

一路上,車子開得飛快。

雲青嫿歪在柔軟的真皮座椅中,單手撐著臉頰閉眼假寐,樣子慵懶至極。

而管家坐在前頭,時不時就通過後視鏡瞄她,神情有些古怪。

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從那院子出來之後他老是覺得後脖子被什麼摁著一樣,痠疼無比,有些抬不起來。

於是——

就在他第十三次看後視鏡的時候,雲青嫿忽然睜開了眼睛。

那雙琉璃般清透乾淨的眸子此刻猶如寒潭,隱隱蘊著幾絲銳利,直接準確無誤的對上了後視鏡!

霎時,管家隻覺得心驚肉跳!

一個纔剛滿十八歲的小姑娘怎會有如此令人心驚的目光!

他隨即回過頭乾笑,“那個……雲總和夫人實在太思念大小姐了,所以車子開得快,大小姐冇有不舒服吧?”

“冇有。”

雲青嫿又淡淡的閉上了眼睛。

“那就好那就好!”

管家僵笑著把臉轉了回去。

而雲青嫿的眉卻微不可見的挑了一下,帶著濃濃譏諷。

思念麼?

她看未必吧。

四年前,雲家意外發現養了十幾年的女兒,竟然是被抱錯的假千金。

於是,火速做了親子鑒定的雲家幾經周折之後,成功找回了真千金雲若暖。

真的回來,假的開始備受冷落。

當時才十幾歲的雲青嫿,也根本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整日傷心難過的失魂落魄,也讓外人不免議論紛紛。

雲家為了斷絕閒話也就隻好公開表示:即便假千金不是他們親生的,也永遠是雲家大小姐!

但冇過多久,雲青嫿卻在學校組織的一場登山秋遊中下落不明。

這可不是小事兒,雲家趕緊大力尋找,最後發現她不知怎麼摔到了頭,還被一個收破爛兒的男人撿到了這個村子裡!

並且,無論雲家怎麼苦口婆心的哄勸,她就是不肯再回去了。

可雲家哪裡知道,真正地雲青嫿早已經因為頭部受到劇烈撞擊而死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來自另一個人與鬼和妖邪共生的靈奇世界,因渡劫失敗穿越而來的天師雲青嫿!

至於原身怎麼撞到的頭嘛……

嗬。

雲家坐落在榕城市一處寸土寸金的好地段。

依山傍水,景色極佳。

“大小姐,雲總、夫人還有二小姐都在等著你呢。”

不知是不是因為在村子裡詭異的小插曲,停下車子之後,管家對雲青嫿的態度明顯客氣了許多。

眼神也小心翼翼的。

“嗯。”

雲青嫿剛下車,眉尾不禁就輕輕的一挑,就那麼站在原地不動了。

“大小……”

見她忽然負手麵向遠處,管家下意識跟著張望,卻隻看到天空蔚藍如洗,烈陽晴好。

隻不過,他剛要張嘴說什麼,後脖子的痠疼卻忽然增重了一下,壓得他喉頭一哽差點兒咬到自己的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