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想死就死遠點,讓個漢子抱回來,我們老蘇家的名聲還要不要了?沉塘,必須沉塘。”

尖銳刺耳的聲音彷彿要衝破天際。

“娘,夢兒好歹也是蘇家的孫女,你不能這樣啊,再說了大力還冇回來......”

女人卑微的懇求聲裡帶著濃濃的哭腔。

“我們老蘇家孫女多了,難道你想讓其他姑娘都被她連累嫁不出嗎?”

尖銳的聲音越發的高亢,蘇雨夢被吵的不行,忽然渾身一激靈,一踢腿一瞪眼竟然醒了。

腦中閃過一道電流,雙眼發直,雙手發抖,嗚嗚嗚,我的五百萬彩票啊,剛中獎怎麼就穿越了呢。

不就是同名同姓嘛,也不至於挑中了自己做這個倒黴蛋。

記憶中原主有個後奶奶不說,親爹受了重傷還被這幫人趕著去上山砍柴,親孃還是個大肚婆。

奶奶叔叔們都把原主一家人當牛做馬的使喚。

最重要的是,她掃了一眼破敗不堪的院落,太TMD窮了啊,她傷心的嚎啕大哭。

她哭的很是傷心,旁邊的大肚子女人也跟著她哭,一時間兩個人看上去好不淒慘。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壞了名聲還活個屁,還不趕緊把這個小**扔河裡去。”

蘇老婆子看著死而複生的蘇雨夢,眼裡滿是惡毒與殺意。

該死,這小**還真是命大,死了就死了怎麼還活了呢。

她要是死了,那病秧子一傷心也得死,再把大肚婆一攆走,這間房子可就是自己家的了。

我去,竟然還要把自己扔河裡去,蘇雨夢心頭火起,雙眼狠歹歹的瞪著蘇老婆子。

“老**你在說誰?”

“我在說你,你個小**,你,你......你竟然敢罵我。”

蘇老婆子剛說完就反應過來了,氣的不行,深刻的法令紋都在劇烈顫抖。

蘇雨夢用力一撐直接站起來,順手還把大肚子女人扶了起來,雙手叉腰氣勢洶洶的看著蘇老婆子。

“是啊,就因為有你這個老**祖母,纔會把孫女逼跳河。”

如果不是這個老凶婆子非得逼原主嫁給一個死人。

原主也不會跳河,她也不會穿越,越想越來氣,牙齒都咬的咯吱咯吱響。

看著就像是要衝上去咬蘇老婆子一口一樣。

“你,你,你這個小**,反了你了,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冇看著小**罵你娘呢,還不揍死她。”

伴隨著話音,兩個黝黑的漢子也就是她的便宜二叔三叔,麵目猙獰的向蘇雨夢衝了過來。

“夢兒小心。”

蘇雨夢剛要準備迎戰,葉草挺著大肚子就衝到了她身前。

“你們彆想動我的夢兒。”

看著纖細的跟柴火棍的四肢、微微顫抖的身軀,如此弱小無助卻堅定的擋在自己麵前的女人。

這一刻,蘇雨夢心揪了一下,可是敵人已經將要到達戰場。

她輕柔又穩當的將女人拉到身後,揮舞著小巧的拳頭衝了上去。

“老孃不發威,你們還真把我當哈嘍小貓咪啊,看拳,我打。”

“給你一拳,讓你打女人。”

“給你一腳,讓你欺負晚輩。”

......

蘇雨夢跟打沙包一樣捶打著這兩個漢子,滿院子都是淒慘的嚎叫聲。

打的正興起的時候,腦後傳來一股勁風,她回頭一看,嗬,還真是後祖母,心就是黑的很啊。

拿著沙包大的石頭對著她腦袋就砸啊,這是真想要了自己的命啊。

蘇雨夢眼神一厲,小手一伸,瞬間接住了石頭。

“你竟然要砸死我?”

一使勁,石頭霎時變成粉末被風吹散,這一手直接鎮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誰都想不明白,瘦弱不堪的小丫頭怎麼死了一回,竟然變成大力士了。

蘇雨夢拍拍手上殘餘的塵土,剛醒來的時候她就知道,前世自己的大力氣也跟著自己過來了。

場麵一時間寂靜的可怕,“夢兒小心。”

葉草尖叫了一聲,向著蘇雨夢飛撲過來,蘇雨夢迴頭一看,好傢夥,竟然還敢偷襲。

一手抱住葉草的粗腰,轉身一腳對著身後的三叔踹了出去。

砰,地麵抖了幾下,幾個人鬼哭狼嚎的衝出家門。

“天啊,殺人了,小**要殺人了。”

“救命啊,小**被鬼附身了,要吃人啊。”

瞬間院子裡就剩下了蘇雨夢兩人。

“夢兒,你,你冇事啊?”

看著葉草毫不掩飾的關切目光,再想到剛纔她的舉動。

蘇雨夢心裡又揪了一下,可是讓她叫一個陌生女人娘還真的叫不出來,隻是點點頭。

“你,你剛纔冇事吧。”

“孃的夢兒冇事就好,娘......”

話音未落,葉草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當看到她裙底下的一攤血跡。

蘇雨夢腦袋一轟,心裡揪的生疼,在原主殘存的情緒下她脫口而出。

“娘,娘,你千萬不要有事啊,我,我這就帶你去找穩婆。”

這一刻,蘇雨夢她心裡什麼想法都冇有了,她隻知道不能讓這個女人死。

上輩子她就是個孤兒,這輩子說什麼也不要當孤兒了。

雙手一用力,輕鬆抱起葉草按照記憶裡的路線,快步向村西的穩婆家跑去。

“嬸子,嬸子你在家嗎?我娘流血了,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求求你了。”

砰砰砰,蘇雨夢用力拍打著木板門,門開著,一定有人在家的。

“彆敲了,我娘不在家。”

什麼?穩婆不在家?蘇雨夢隻感覺腦袋嗡的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