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經小說 >  狂龍出獄 >   狂龍出獄第9章

“哐當!”

監獄大門打開,一個寸頭青年邁步而出。

“三年,我終於回來了!”

秦風望著外麵的世界,心潮澎湃。

三年前,他本是豪門秦家的少爺,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

豈料一場詭異的大火,燒死了他的父親和姐姐!

而秦風也被堂兄和女友聯手算計,揹負“強尖”的罪名,鋃鐺入獄!

萬幸的是,在監獄中,秦風遇到一個神秘老者,自稱是龍門之主,傳授他一身功夫和醫術,還讓他出獄後,接管龍門組織......

如今,三年期滿,王者歸來,誓要捲起狂瀾!

“轟隆隆!”

突然,一輛商務車疾馳而來,跳下來七八個黑衣大漢。

各個手持鋼管,凶神惡煞,惡狠狠地盯著秦風,顯然來者不善!

“秦風,又見麵了!”

一個高挑美豔的女子走了過來。

她身穿紅色旗袍,嫵媚妖嬈,猶如一朵帶刺的玫瑰!

“是你——蕭沁!你來做什麼?”

秦風眸中湧現滔天恨意,不由捏緊了拳頭。

就是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她和堂哥秦天翔一起設下陷阱,才害得自己入獄!

“我來退婚的!”

蕭沁掏出一張泛黃的婚約,滿臉倨傲地望著秦風。

“當初,你是高高在上的秦家少爺,我才願意嫁給你!但現在,你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哪裡配得上本小姐?”

“哼!”

秦風冷笑一聲,伸手奪過那張婚約,撕了個粉碎。

“婚約已經解除!但,不是你蕭沁退婚,而是我休妻......你這蛇蠍毒婦,根本不配當我秦風的女人!”

聽到這話,蕭沁臉色難堪無比,忍不住還嘴:

“臭小子,拽什麼拽?如今,你父親創立的四海集團,數億財富,已經被你堂哥秦天翔掌控!”

“而一週後,我和秦天翔,就要在東海最著名的皇朝大酒店訂婚,全城豪門都會來捧場!”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說著,蕭沁眯起狹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秦風的脖子,繼續開口:

“你堂哥特地交代,讓你將傳家玉佩交出來,這寶貝他要了!”

......

什麼?!

聽聞此言,秦風臉色一沉,心中更是燃起熊熊怒火。

他脖子上的龍形玉佩,是秦家的傳家寶,父親秦四海親手為他戴上,這麼多年一直未曾摘下。

冇想到......秦天翔那個王八蛋,竟然垂涎這件寶貝!

“秦風,還不快點取下來?你知道秦天翔的手段,他想要的東西,就冇有弄不到的!”蕭沁不耐煩地催促。

“那,我要是不給呢?!”

秦風冷冷瞥了她一眼,眸中閃過一道寒芒。

“給臉不要臉,本小姐親自來取!”

蕭沁一個箭步衝過來,伸手朝他脖頸間的玉佩抓去。

“找死!”

秦風心中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反手一個巴掌,狠抽在蕭沁的臉上。

那叫一個痛快!

“啊啊啊!”

蕭沁被扇倒在地,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五指紅印,慘叫連連。

“秦風,你......你竟然敢打我?保鏢呢,愣著乾什麼,快把這小子的手腳都廢了,讓他下半輩子坐輪椅!”

“是,大小姐!”

那七八個大漢揮舞著鋼管,惡狠狠朝秦風撲來,攻擊的都是要害部位,一旦擊中非死即傷。

“就憑這幾個廢物,也想傷我?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這三年來,秦風跟隨神秘老者修煉,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人拿捏的少年!

“砰!砰!砰!”

秦風猶如虎入羊群,主動衝了過去,每次出手,都有一個大漢應聲倒地。

短短半分鐘,所有大漢都癱軟在地,動彈不得,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而秦風負手而立,臉不紅氣不喘,彷彿拍死幾隻蒼蠅般輕鬆。

下一刻,他轉身望向蕭沁,眼神驀然一寒,透露出刺骨的鋒芒。

“嘶......”

蕭沁倒吸一口冷氣,嚇得瑟瑟發抖。

她冇想到,秦風在監獄中呆了三年,竟然有這麼厲害的身手。

“你......你想乾什麼?千萬彆亂來!難道剛出獄,就想被抓回去麼?”

蕭沁咬牙威脅,但顫抖的語氣,卻暴露出心中的恐慌。

“哼!”

秦風居高臨下望著她,冷冷開口:“你我之間的恩怨,又豈是一個巴掌,就能了斷的?蕭沁,回去給秦天翔帶一句話——”

“無論是父親創辦的四海集團,還是我的尊嚴和名譽......曾經失去的一切,我都會親手奪回,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著!!!”

言罷,秦風轉身邁步,瀟灑離開。

“可惡!”

蕭沁望著他的背影,眼神怨毒無比。

......

半小時後。

秦風打車,來到了一棟豪華彆墅前。

“站住,這是私人彆墅,閒雜人等不得入內!”

門口保安出聲嗬斥。

“我叫秦風,是龍老的徒弟!你進去,向林國濤通報一下!”秦風淡淡開口。

“找林總?好吧......你等等!”

保安滿臉狐疑,隻見秦風打扮普通,又怕他是什麼扮豬吃虎的主兒,所以還是進去通報。

而秦風站在彆墅門口,心情也有些忐忑。

出獄前,神秘老者交代過,讓秦風去找一個名叫林國濤的富豪,還要娶他的女兒。

這林國濤,乃是酒店大亨!

他白手起家,如今坐擁數十億資產,位列東海富豪榜前十,就算秦家最鼎盛的時候,也遠遠比不上林家!

至於他的女兒林晴歌,更是花容月貌,國色天香,被譽為東海第一美人!

秦風也在納悶,這樣的白富美,猶如遙不可及的高嶺之花!

而現在,自己一無所有,甚至還坐過三年牢。

以她的身份,又怎會甘願嫁給自己?

秦風不知道龍老的話,到底靠不靠譜,自己貿然過來提親,該不會被林家轟出去吧?

“蹬!蹬!蹬!”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秦風的思緒。

隻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奔到秦風的跟前。

那張威嚴的臉上,竟是難以抑製的激動。

旋即,中年男子做出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動作,衝著秦風九十度鞠躬,用最恭敬的語氣喊道:

“林國濤,拜見秦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