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芳菲下樓的時候,陳初已經在車裡等了,這輛白色的A7還是去年傅芳菲送她的生日禮物。

傅芳菲一眼就在停車場裡找到了陳初的車,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上來。她熟練的繫上了安全帶,對陳初說:“初初,你可一定要幫幫我!”

陳初牽強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無奈的笑。

看著她現在那麼依賴自己,陳初喜憂參半。當年,陳初流落孤兒院,是陳家父母撫養了她,接她回家教養她長大。

所以在發現陳思城瞞著養父母在地下賭場欠下钜額賭債的時候,陳初隻能故意去接近傅芳菲同學。傅芳菲是他們班上最富的豪門千金,有寵她如命的哥哥,還背靠傅氏集團。

陳初不得已博取了傅芳菲的好感,利用傅芳菲的慷慨幫自己還陳思誠的賭債。

所以,傅芳菲有什麼想卻不適合做的事,都會讓陳初來出麵,陳初也願意擔下那些惡名。而傅芳菲,依舊做著她風光霽月的傅家大小姐。

吃飯午飯,陳初本來要帶傅芳菲去藥店買避孕藥,傅芳菲卻說不用了。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之前大學裡的時候,她聽傅芳菲說過很多關於厲止琰的商場傳奇故事,厲止琰頭腦清醒,手段狠厲,不像是能乖乖受威脅的人。

況且厲止琰現在在他太太家的徐氏集團任職執行總裁,他能掌握實權坐穩總裁之位,就更說明他不簡單。

“徐氏集團跟我們傅氏集團一直是敵對關係,我既然是傅氏的財務總,就不可能跟徐氏集團產生什麼合作往來。初初,我希望你能去徐氏集團幫我。”

陳初實習以後就拖了傅氏少東家傅邵華的關係進了海悅集團,兩年過去,她也從一名小公關爬成了公關部總監。

傅芳菲這是要她辭職到徐氏,徐氏跟海悅可不一樣,陳初要是跳過去了,又要重新開始。她也早有聽聞,厲止琰不通情理,手下不收廢物,所有人都得真刀真槍乾出漂亮的業績來。

傅芳菲似乎知道陳初在猶豫什麼,對她誘惑道:“我知道思誠哥欠下的三百萬賭債溫於哥已經幫忙還清了,這是我送你的市中心大平層。”

她從包裡拿出一套房子的產證資料遞給陳初,“如果你在徐氏待不下去了,到時候來傅氏,我會幫你跟我哥打好招呼的。”

陳初接過來,是君和府的260平住宅,市值一千多萬,傅芳菲也下了血本。

“離職需要交接一個月,徐氏集團也不好進吧?”

“這些我都幫你搞定,徐氏集團那邊的財務跟我還有幾分交情,之前幫了她一個忙。讓她幫你過個麵試還是可以的,謝了我的姐妹!”

原來傅芳菲早都計劃好了,隻要她乖乖配合就可以了。

第二天,陳初去公司裡遞交辭職報告,海悅高層也冇有任何意外,很快就批完了她的離職流程,甚至都不需要人催。

她手下的幾個公關部成員還蠻捨不得她的,陳初一走,她們的業績和獎金也統統飛走了。陳初當初可是空降的關係戶,公司高管都知道她的來頭,上麵有人打了招呼,海悅的公關團隊裡就冇有業績比她還漂亮的。

所以她才很快升任了公關部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