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徒弟,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出師了。那就彆在這山溝裡待著了。檢驗一下你這一身修行,最重要的是,完成自己的婚姻大事。”

“為師早在十年前,就給你定下了九份婚約。記住,把這九個女娃娃統統娶了,否則不要見我!”

“呃……九份婚約!你怎麼做到的?”

“咳咳……打牌打輸了,贏了我的九人,全都冇問我要錢,而是求我簽了你和他們孫女的婚約。”

聽清楚緣由,沈煉不由得嘴角一抽。

自己的婚姻大事,竟是被師父當作賭注……

他無奈歎了口氣,接過九封婚書,徑自思索起來。

不怪師父催,他確實老大不小了,是該結婚了。

師父讓娶九個,但沈煉心裡很清楚,九個女人裡能碰到一個他看得上的,就相當不錯了……

他決定挨個試試看。

如果碰到喜歡的,就娶。

碰到不喜歡的,索性直接退婚,兩不耽誤。

默默想著,一張婚書被他隨機抽出。

隻見最後一欄寫著——

女方:楚江河之孫女,楚芸。

地址:雲海市淩霄天府。

隨後,沈煉收拾好行李,告彆師父向山下行去。

剛離開山頂,那無儘的蒼穹之中,火紅的彩霞忽而彙成一條奔騰咆哮的龍!

龍之臨世,撼天動地!

這罕見奇特的天象,立刻引發了大夏所有龐大勢力海嘯般的震動!

……

趕到雲海市時,已是下午。

馬路邊,沈煉打開手機導航軟件,正要搜尋淩霄天府,突然,一輛失控的汽車衝他飛速撞擊而來。

沈煉本能閃躲。

砰!

有驚無險,汽車狠狠撞在了大樹上。

車門打開,一名中年男人麵紅耳赤衝下車,破口大罵道,“土包子,冇長眼啊!”

沈煉麵色一沉,“明明是你車速太快導致失控,反倒指責我?”

中年男人麵露尷尬,正要說什麼,一輛白色瑪莎拉蒂在二人身邊刹停。

一個氣質出眾的絕美女人走下車。

她膚色雪白,身材高挑,不堪盈盈一握的腰間紮著一根金色的腰帶,由內而外散發著優雅而乾練的氣息。

沈煉卻並未被她吸引,敏銳地感知到一股絕不尋常的寒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車窗緊閉的瑪莎拉蒂。

“薛神醫,您冇事吧?”

女人神色擔憂,語氣中透著焦急。

一個小時前,爺爺突發疾病,她千方百計纔打聽到了薛神醫的手機號。

薛神醫本名薛貴,不但妙手回春,而且有神醫聖手之稱,憑藉其出神入化的醫術在雲海頗有聲望。

為讓爺爺及時得到救治,她和薛神醫在電話裡約定同時趕路,在最短時間內彙合。

然而好不容易碰麵了,薛神醫竟是出了車禍……

“無礙,就是倒了血黴,遇到了碰瓷的。”開車太快導致出車禍畢竟不是光彩的事情,所以薛貴選擇了撒謊。

“碰瓷的?”女人打量了沈煉一眼,幾十塊的廉價背心、破了幾個洞露出來腳趾的板鞋,怎麼看都像是從鄉下來的土包子。

她不屑地拿出一張銀行卡,生怕對方接過時會碰臟自己的手,索性高冷地扔到了地上,“碰瓷的,裡麵有十萬,拿錢走人!”

沈煉嗤之以鼻,動都冇動一下,這時,一名頭髮花白的老人從瑪莎拉蒂走下來,他整張臉蒼白如紙,甚至往外冒著逼人的寒氣。

“薛神醫,我……我快挺不住了!”老人話音剛落,突然兩眼一閉,摔在地上暈了過去。

女人大驚失色,“爺爺!”

“不必驚慌!”薛貴冷靜道,“接下來我會連續點他不容、玉堂和天池三處穴位,點穴之後,他自會醒來。”

眼看薛貴就要動手,沈煉有些於心不忍,善意提醒道,“老爺子原本有三個小時的壽命,經你這麼一治,就隻剩三分鐘了。”

女人杏眸一瞪,恨不得直接將這土包子的爛嘴敲碎!

“鄉下來的土包子,就憑你,也敢質疑薛神醫!”

“等你來求我的時候,希望你也能保持這種狂傲的口吻。”淡淡丟下一句話,沈煉氣定神閒離開。

女人無語,“神經病!”

“楚小姐冇必要和一個瘋子生氣。”薛貴完全冇把沈煉當回事,宛如世外高人般說道,“點穴,靠的就是快、準、狠,力道稍微用錯,醫治就會無效!放眼整個雲海,點穴爐火純青的,也就隻有我了!”

緊接著兩指閃電般伸出。

嗖嗖嗖!

精準無誤地點了三處穴位!

動作老練,一氣嗬成!

見到這一幕,女人忍不住驚歎道,“好厲害!”

可下一秒,老人忽然劇烈抽搐起來!

“薛神醫,我爺爺怎麼了!”

“他……他快斷氣了!”

轟!

女人傻眼了,“快想想辦法啊!”

“我……我……”薛貴雙腿癱軟,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老爺子可是雲海五大家族之一楚家的家主,真正一手滔天的大佬,要是一命嗚呼,那他也活不成了!

驚慌間,他猛然想到,剛纔的土包子曾經說過,經他點穴治療後,楚江河將隻剩下三分鐘的壽命。

目前來看,楚江河大概也就隻能撐三分鐘!

“那個年輕人!他還冇走遠,快去把他請來!”

“薛貴,枉你也是神醫,居然想讓一個土包子給你頂雷!”

“他是真有兩把刷子啊!快!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楚芸絕望了。

她纔不信鄉下來的土包子能醫治他爺爺!

但眼下除了聽從薛貴的建議,她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爺爺死!

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楚芸連忙衝開圍觀的人群,很快就追上了還未走遠的沈煉。

“幫幫忙,救救我爺爺!”

沈煉笑道,“大小姐,你來求我了?”

他不是爛好人。

不會遭受了辱罵,還選擇出手。

沈煉本想一走了之的,但畢竟醫者仁心,所以他給了這女人一個機會。

楚芸尷尬得無地自容,咬牙道,“我……我求你!”

“態度不錯。”沈煉滿意點點頭,轉身回到了楚江河身邊。

“本來可使用鍼灸救治,但剛纔這麼一耽誤,來不及了。”

“你分明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藉口!我爺爺要是死了,薛貴、你,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楚芸氣得緊咬牙關。

薛貴心頭一陣冰涼。

本以為這人能扭轉乾坤,冇想到,希望終究是落了空……

麵對楚芸的威脅,沈煉看都冇看她一眼,突然高高揚起手臂。

啪啪……!

對著楚江河的臉就是一頓狂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