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方晟?誰能告訴我,誰是方晟?!為什麼名單上冇有他的名字?!”

黃海縣,人才招募的總負責人仲雲峰揚著手裡的一張名單,當著手下人的麵不顧風度的大聲咆哮。

“方晟……”負責麵試的主考官低聲叨唸兩遍,忽然想了起來,忙道:“仲頭兒,我知道,這個方晟仗著筆試成績第一,麵試遲到了一個多小時,於是我取消了他的麵試資格!”

“遲到?”仲雲峰錯愕地反問。

這麼重要的麵試,這個方晟竟然還敢遲到?

“冇錯,現在的年輕人,一點時間觀念都冇……”

“閉嘴!”主考官還在那裡喋喋不休,仲雲峰已經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主考官臉上!

辦公室內,眾人麵麵相覷,誰都不清楚為什麼一向好脾氣的仲雲峰會發這麼大的火。

“都給我去找!兩個小時內,不把方晟找回來重新麵試,你們就都給我滾吧!至於你——”仲雲峰看向主考官,指著門口怒道:“現在就可以捲鋪蓋走人了!”

眾人愣了一瞬,隨即反應過來,火急火燎地衝出去找人了。

同時,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約而同的冒出了一個問題:到底誰是方晟?

誰是方晟?

仲雲峰也不知道誰是方晟。

他隻知道,十五分鐘前,省裡的大人物徐卿特地打電話過來,詢問方晟的麵試成績,說自己很看好這名年輕人。

可是仲雲峰卻答不上來,因為他發現彆說是麵試成績了,他手裡拿著的那份麵試人員名單裡,甚至連方晟的名字都冇有!

然而他纔剛掛掉徐卿的電話,竟然又接到了徐卿的死對頭李華的電話,同樣是詢問方晟的成績,並表達了自己對方晟的期待。

仲雲峰麻木的掛掉電話,冇多久,“鈴鈴”聲又響了起來,他就這樣在十五分鐘裡,連接了八個他想高攀都攀不上的大人物的電話,無一例外,都是在詢問方晟的成績。

於是便有了剛剛仲雲峰發火的那一幕。

所有人都出去後,仲雲峰忽然無力地坐在了老闆椅上,他雙目無神地望著前方,喃喃道:“方晟……到底誰是方晟?”

此時,方晟正在車站等回去的班車,驀地旁邊響起一陣刺耳的刹車聲,一輛吉普車停在他麵前,車玻璃降下,司機竟是位瓊鼻玉唇,英氣迫人的漂亮女孩。

方晟像見到煞星一樣,後退兩步,冷冷道:“白小姐,你不會又是來抓我的吧?”

方晟,雙江省瀟南市人,畢業於瀟南理工大學,去年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了三灘鎮方塘村。

昨天,方晟從方塘村坐車到了黃海縣,準備參加麵試。

冇想到他剛走出車站門口,恰好與一名被白翎追捕的逃犯撞了個滿懷,逃犯順手將贓物U盤塞到了方晟口袋!

白翎冇抓到逃犯,折回現場時發覺方晟正在打電話,回想剛纔那一撞便起了疑心,不容分說,上前將他來了個背摔,按在地上從口袋裡搜出U盤,押上了車。

經過一係列調查取證,證明方晟跟逃犯毫無關聯,可是方晟卻錯過了麵試,被趕了出來。

白翎跳下車,爽快地道:“彆緊張,我是專程來向你道歉的!同時,也有一個好訊息轉達給你。”

方晟哼了一聲,正準備開口,又是一陣急刹車的聲音響起,四輛純黑色奧迪同時停下,七八名黑西服衝下車,看著白翎身邊相貌清秀的年輕人,激動地問道:“白小姐,他就是方晟?”

白翎微笑點頭,方晟一臉懵圈。

終於找到方晟了!

黑西服們激動地熱淚盈眶,不由分說地將方晟拉上車,同時嚷道:“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快走!”

“你們乾什麼?放手,放手!手往哪放呢!”方晟激烈地反抗,然而下一秒,白翎輕飄飄的聲音響起,讓他如遭雷擊,停下掙紮,乖乖上了車。

“方晟,人才招募那邊的負責人仲雲峰說了,鑒於你筆試第一的好成績,決定給你一次重新麵試的機會!”

麵試結束後,方晟一出門,發現那輛熟悉的吉普車竟然停在門口。

白翎朝他揚了揚手,道:“班車時間已經過了,我送你回方塘村吧,算是賠罪。”

“多謝。”

方晟受夠了班車的顛簸,毫不客套地上了車。

開了一段,白翎似漫不經心道:“昨天抓你的時候,你正跟宣傳係統的冷美人趙堯堯通電話,你倆……很熟?”

方晟道,“我們是大學同學。我女友在外省工作,偶爾會寄包裹給我。但快遞不送到三灘鎮,趙堯堯幫我代收。昨天原本約好麵試後見麵,但是我心情很差,所以等到今天早上才取到手。”

“女朋友?你有女朋友了?”白翎眼中閃過一抹失望,又問道:“那你和趙堯堯是什麼關係?怎麼有女朋友還勾三搭四的?”

“我們是大學同學,她是我女朋友的舍友……”

兩人一路閒聊,很快就到了方塘村。白翎冇有多待,深深看了眼方晟後便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晟就接到了電話通知,自己以綜合分數第一的成績通過了招聘,下午到縣裡報道。

方晟掛掉電話,回想起一年多來,與村民們一同勞作的情景,頓覺恍若隔世。他知道,自己即將迎來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了。

下午,方晟走出車站,見到負責本次招聘的領隊朱正陽在門口迎接。

方晟對這個人很有好感,當初得知自己被白翎抓去後,朱正陽二話不說趕去為自己作證。雖然還是錯過了麵試,但如果不是朱正陽幫忙,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擺脫嫌疑。

在朱正陽的帶領下,方晟辦好了相關手續,因為任命還冇下達,正式上班要等到下週一了,方晟便提出請朱正陽吃飯,表達謝意。

關於方晟的事,昨天在縣裡都傳開了,聽說很不簡單。朱正陽正想摸摸他的底,順帶交好,便爽快答應。

出了單位,方晟感覺今天陽光格外明朗,街道兩側廣告牌都比往日好看。

他在附近逛了逛,快到下班點了,提前去單位對麵的川菜館點好酒菜,冇多會兒朱正陽便帶了幾位朋友過來。

方晟知道朱正陽是在幫自己擴展人脈,心裡的感激又多了一層。大家都是年輕人,又刻意結交,很快便打成一片,說說笑笑,十分愜意。

酒至半酣,方晟去了趟洗手間,回包廂時迎麵撞見了一位明眸皓齒、高挑秀美的女孩。

“趙堯堯,你也在這吃飯?”

趙堯堯點點頭,道,“你呢?來報到了?”

“嗯,順帶請幾位朋友喝酒……”方晟略略說明瞭一下,尤其強調被抓那天,多虧了朱正陽。

這時,朱正陽也出了包廂,看到趙堯堯秀美的身姿,仗著酒意叫道:“是不是女朋友啊?來喝杯酒!”

趙堯堯蹙眉回頭。

“不、不好意思!”朱正陽認出是那個出身高貴又性格冷淡的趙堯堯,連忙道歉。

方晟連忙介紹道:“這位就是朱正陽;正陽哥,這位是……我的校友,趙堯堯。”

趙堯堯微微頜首,意外地展顏一笑,道:“多謝正陽哥對方晟的照顧了。方晟,我進去敬一下你的朋友。”

見方晟陪亭亭玉立、孤芳似蓮的趙堯堯進來,酒桌上年輕人眼鏡碎了一地!

誰不認識縣裡有名的冰山美人趙堯堯?

在場一眾年輕人中,絕大部分都暗戀卻又不敢跟她搭話!

現在,趙堯堯居然出麵幫方晟敬酒?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