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是你?”

陸安洋捂不停噴血的嘴,氣得鼻子都歪了。

用手指著司辰,“你特麼什麼玩意,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司辰手裡把玩著一顆糖果,是下樓前夏緋拿給他的,說味道很不錯。

“我對臭味過敏。”司辰痞痞一笑,輕輕將那糖果拋起,接著用力朝陸安洋的方向拍去。

他動作很慢,慢到陸安洋能清晰感受到那一股強烈的威脅。

陸安洋捂嘴的手顫抖了一下,看著那糖果從司辰手裡飛出來,嚇得大叫一聲,抱著腦袋推了夏鶯鶯一把,躲到了她身後。

“啪......”司辰的手輕輕一抓,那原本要從他手裡被拍出去的糖果,又穩穩被他抓在了手裡。

他慵懶攤開手心,邪肆笑著將那顆糖果撥開,慢慢送進嘴裡,妖孽般的臉上,帶著一抹滿足,“嗯,果然很甜。”

說罷還舔了舔嘴唇,動作撩人。

夏緋的心臟顫抖了一下,呼吸凝滯,本能彆開了視線,紅著臉暗罵這男人妖孽。

“你,你耍我?!”陸安洋回過神,看到司辰正慵懶的把玩著糖果紙,氣得是臉色通紅。

司辰挑眉,“耍你?”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陸安洋更是氣得麵目猙獰,“夏緋,你最好管好你姘頭。否則,哪天他要是人冇了,我不負責。”

夏緋好笑的看著陸安洋,“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哪天我要是找不到他人,唯你是問。”

司辰扭頭看著夏緋,狹長的眼眸帶著一抹笑意。

“走吧親愛的,咱們回家。”夏緋順勢挽住司辰的手,大搖大擺的往前走。

“夏緋,你給我站住!”剛被推了一把的夏鶯鶯纔回過神,怒氣沖沖的叫著,“你姘頭打了安洋,想就這麼走了?”

夏緋扭頭,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夏鶯鶯臉上,“姐,阿姨冇教你好好說人話,我這個做妹妹的不介意代勞。”

“聽好了,他......”夏緋拉著司辰上前一步,微微揚起下巴,一臉神氣的笑著,“是我老公,你妹夫。如果你喜歡用姘頭來形容你老公,我不介意把這個稱呼用在未來姐夫身上。”

夏緋帥氣的說完,轉身拉著司辰就走。

直到上了車,夏緋才發現自己剛剛一時衝動,暴露本性了。

她有些尷尬的乾咳兩聲,瞥了旁邊的司辰一眼,“那個,你會不會覺得我......太彪悍了?”

司辰被她可愛的樣子撩得心癢癢的,忍住要捏一把她精緻小臉的衝動,邪肆笑道,“是有點。”

夏緋激動的抬起頭,精緻的小臉帶著一抹惱怒,“你,你敢嫌棄?”

她嘟起小嘴,滿臉惱怒,奶凶奶凶的樣子,讓司辰嘴角的笑又放大了幾分。

“不敢。”司辰懶懶一笑,“我做那些動作叫彪悍,你做,是可愛。”

磁性的聲音跟他妖冶的臉撞在一起,化成無形的荷爾蒙,讓夏緋的心臟不受控製的顫抖了一下。

她紅了臉,不敢看他那雙能把人靈魂吸走的眼睛,隻氣鼓鼓道,“你這麼會撩,也是在酒店學的?”

司辰摸了摸下巴,很想說一句,“遇見我的小寶貝,就無師自通了。”

又怕自己這話會讓夏緋誤以為自己是那種浪蕩的男人,便笑了笑,冇出聲。

“我告訴你,司辰,以後要是被我發現你敢到處撩妹子......”

“隨時離婚,我知道。”不等夏緋說完,司辰就收起了笑,語氣幽深。

“嗯,很有覺悟。”夏緋滿意的拍拍手,從口袋拿出一張卡遞給他,“這卡你拿著,去買幾套好點的衣服,再給新家收拾一下,置辦點生活用品什麼的,我估計得過幾天才搬過去。”

司辰看了一眼她手裡的卡,冇接。

“你是打算包養我?”

“包養?你想的美!”夏緋將卡塞進他手裡,雙手在胸前交叉,“我可以不在乎你做什麼工作,但我的男人不能被人看低了。還有,午飯的錢從你朋友卡裡扣了,你找個時間把錢還回去,不能隨便占人便宜。”

司辰看著手裡的卡,有些哭笑不得。

但夏緋冇給他解釋的機會,“不要以為我給你錢花,你就可以不努力了,雖然你工作不是很好,但努力比什麼都重要。另外,該省的要省,明白?”

司辰:......

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跟他說要省錢。

就,還挺新奇的......

......

“你還敢回來?”

“啪......”

下午,夏緋剛走進家門,一隻玻璃杯就朝她飛射過來。

要不是她躲的快,怕是已經被打得頭破血流。

她抬眸,見夏慶陽怒氣沖沖的指著她,“夏緋,我花這麼多錢送你出國留學,你好的冇學會,倒是學會打人和亂搞男女關係了?”

夏緋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瞥了一眼旁邊臉腫的老高,甚至有點麵目全非的夏鶯鶯,以及同樣破了相,嘴唇腫的跟香腸一樣的陸安洋,頓時明白了什麼。

“爸,你都不問問我,中午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早知道夏慶陽偏心,但也冇忘記小時候他對自己的疼愛。

為什麼曾經把自己和媽媽捧在手裡的男人,會變成如今這樣尖酸刻薄,完全變了個樣呢?

夏緋心裡很難受。

當初選擇出國留學,便是不想麵對這樣的父親和家庭。

冇想到時隔三年,這一切不但冇變好,反而愈演愈烈。

“用得著問?他們臉上的傷,不是最好的證明?”夏慶陽冷笑,“問了好聽你滿嘴謊言,把錯都推到你姐姐和姐夫身上?”

夏緋的指甲狠狠紮進手心,鈍鈍的疼,卻不及心裡的痛。

“老夏,你嚇到小緋了。”趙麗芝見夏慶陽罵的差不多,起身拉了拉他,“這事也怪鶯鶯跟安洋,當初他們倆一見傾心,卻因為小緋的熱情追求,讓安洋做了錯誤選擇。如今鶯鶯跟安洋要訂婚,小緋心裡肯定不好受,纔會一時衝動,做出這種傻事。”

趙麗芝的話,讓夏慶陽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再次蹭蹭蹭的往上冒。

他指著夏緋低喝,“分明是她先拆散鶯鶯跟安洋,她哪裡來的不甘心?鶯鶯就是太善良了,什麼都讓著她,纔會把她慣成如今這無法無天的樣子!”

“爸,你彆罵妹妹了,嗚嗚,都是我不好......”夏鶯鶯掩麵哭泣,眼底卻閃過一抹得意。

“夏緋,跟你姐姐姐夫道歉!”夏慶陽更是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