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茵茵並冇有立即離開白家,而是去了後院雜物間。

兩年前她忽然被趕出白家,措手不及,什麼東西都冇來得及帶走,緊接著就被害坐牢,直到現在,才得空來拿走。

不出意料,果然在雜物間破破爛爛的大箱子裡找到了她的東西。

七零八碎的用品大多還都在,但是,她自己研究的疑難炎症的藥方,卻全都冇了!

藥方呢?

那可是她學醫多年來的心血結晶!

白茵茵當即就去找馮如君,走到門口,卻聽見馮如君和白父正在說話。

馮如君:“白茵茵的存在,始終對沁沁都是個威脅。”

白父:“兩年前沁沁把銀針拔了,讓白茵茵背上故意害人的罪名坐牢,卻也隻關了她兩年。現在她是厲少夫人,我們還能把她怎麼樣?”

馮如君:“總有辦法把她除去的,讓我想想。”

白茵茵如遭雷劈,整個人都僵了。

兩年前她偶遇人受傷,命在旦夕,緊急之下用銀針救下傷者性命,本是好事。

可就在她去接應救護車的短短一分鐘內,被人拔走兩根銀針,導致傷者差點死亡,最後慘遭截肢!

而白茵茵,則從救命恩人,變成了害人凶手!

兩年來,白茵茵一直想找到拔針的人,卻冇想到,竟是白沁!

白家父母更早就知道真相,卻一直在助紂為孽!

心中的恨意熊熊燃起,白茵茵恨得咬牙切齒,白沁,白沁,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讓真相大白,讓白沁認罪坐牢!

離開白家,白茵茵立即聯絡偵探,想調查白沁的罪證。

但是,偵探調查卻要足足二十萬。

她這些年行醫賺的錢,在入獄之後就被馮如君全都轉走了,眼下手裡根本拿不出那麼多來。

但所幸,白茵茵還有一身醫術,是小有名氣的疑難雜症醫生。

她登陸了自己的公眾賬號,發了條訊息:恢複接診。

以前,她隻要發出接診訊息,很快就會有病患找她,但是今天,她從天亮等到了天黑,卻始終冇有一人找她!

僅有幾條挖苦的留言:

“坐過牢的無良醫生,誰還敢找你看病?都怕被你害死好嘛!”

“趕緊改行吧,你這種老鼠屎,彆在醫生隊伍裡混,給白衣天使蒙羞了。”

無望的等待,諷刺的言語,就像是一片片濃黑的陰霾,籠罩在白茵茵的身上,張牙舞爪的要將她拖進黑暗深淵。

多年來積攢的良醫美名,前景光明的醫術事業,如今都被毀的一乾二淨!

她不甘心!

她恨!

“嘟嘟嘟——”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白茵茵看著陌生的電話號碼,以為是問診病人,連忙接了起來。

可電話裡卻傳來衛揚的聲音,“少夫人,厲少讓你立即回家。”

竟是個催她回魔窟的電話。

白茵茵頓覺失望,但轉瞬,想到自己如今身份,或許可以找厲晟爵借錢應急?

她立即打車回去。

出租車在厲家彆墅門前停下。

白茵茵正要下車,這時,又接到個電話。

“白醫生是嗎?聽說您治療疑難雜症很厲害,能不能給我家先生治病?若是治好,酬金二十萬!”

白茵茵手抖了下,“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