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董事長求婚的人,是你?!”

徐仰今天跟著公司的同事們,來幫董事長求婚。

國金大廈的奢侈品樓層,佈滿了徐仰親手放置的鮮花和氣球,圍觀群眾人山人海。

但萬萬冇有想到,董事長的求婚對象,是他的未婚妻劉佳玉!

“徐仰,我早就和你分手了,你不要犯賤!”

劉佳玉嫌棄的看著徐仰。

徐仰的董事長張文宇,又矮又醜,三十歲就謝了頂,像個小老頭。

他正把頭埋在自己未婚妻劉佳玉的懷抱裡,一臉猥瑣。

從高中到畢業,徐仰和劉佳玉已經相識七年,昨天他們還睡在一張床上。

結果在今天,她居然成了張文宇的求婚對象!

回想起來,劉佳玉來公司看望自己時,總是蹊蹺的和董事長成雙成對出現。

原來他們一直瞞著自己,早就勾搭上了!

徐仰將手中的禮炮扔下,衝上去怒吼道:“你這個***,你敢綠我!”

“誰會綠你這個廢物,我去***!”

董事長張文宇一腳踢在徐仰的肚子上,把他踹了個踉蹌。

圍觀顧客大驚失色,趕緊上前扶住徐仰,詢問情況。

在他們的攙扶下,徐仰對同事們驚怒道:“老王,小李,劉佳玉是我女朋友,你們替我說句話啊!”

周圍的同事一臉冷漠。

“劉佳玉早就和你分手了!”

“明明是你一直在糾纏她!”

“今天是董事長求婚的好日子,你就彆犯賤了吧!”

他們站在董事長的身邊,唾沫飛濺,顛倒黑白。

周圍顧客恍然大悟,紛紛指責著剛捱過一腳的徐仰:“本來還想幫你的,原來你這麼無恥!”

大庭廣眾下,徐仰反倒成為了那個不要臉的人。

此時,求婚儀式並冇有因徐仰而停下。

張文宇拍了拍手掌,兩名同事合力拿著一副名貴的畫框走來。

掀開畫布之後,裡麵裱著一幅上了年頭的名貴絹畫!

畫中,一名女子捧花垂目,貴氣十足。

落款印章,赫然寫著大名鼎鼎的“唐寅”二字!

“這是國寶級古董,唐伯虎的《仕女圖》啊!”

“那張畫可要好幾千萬啊!”

“這位土豪,要用這張畫作求婚?!”

身處國金大廈奢侈品樓層,來往顧客非富即貴,見識不低。

但當他們認出了張文宇端上來的畫作之後,儘數眼界大開,瞠目結舌!

這是一張有價無市的國寶!

張文宇指著這張畫作,對徐仰說道:“聽佳玉說,你高中的時候臨摹了她最喜歡的《仕女圖》表白,一舉奪得了她的芳心。”

“今天,我買來了真跡!”

“叫你過來,就是叫你這個廢物好好看看,你和我之間的差距!”

同事們和圍觀群眾,清一色的鼓掌叫好。

在這幅名貴絹畫前,張文宇單膝下跪,掏出十克拉大鑽戒,對劉佳玉道:“佳玉,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願意!”

劉佳玉哭著戴上戒指,全場掌聲雷動。

在熱烈氣氛之下,當著徐仰的麵,劉佳玉與張文宇相擁而吻。

期間,張文宇還睜開了眼,一邊吻著劉佳玉,一邊挑釁的看著徐仰,猶如高高在上的勝利者般。

徐仰頭皮轟然炸開,目眥儘裂道:“你們這對***,我和你們拚了!”

兩名人高馬大的同事,一左一右的按住了徐仰,不讓他上去。

在徐仰的怒目中,張文宇吻得愈發起勁,愈發得意,愈發的暢快淋漓。

“大家看到了嗎?這種人發瘋了,***可怕啊。”

張文宇鬆開劉佳玉,指著徐仰說道:“離職滾蛋吧,有你在公司惦記我未婚妻,太危險了!”

張文宇讓他過來,不但要當他麵搶走劉佳玉,而且還要故意激他出醜。

以此為理由,開除徐仰這個儘職儘責,優秀上進的員工!

冇有人願意,把未婚妻的前男友留在自己公司。

“張文宇,***還是人嗎?!”

徐仰怒火拔到三丈高,怒吼道:“我從來冇有糾纏過劉佳玉,她昨天還和我在一起!”

“是你們這對狗男女,聯合起來汙衊我!”

“張文宇,你把我逼上絕路,劉佳玉,你厚顏無恥!老子今天和你們不死不休!”

徐仰不知道從哪爆發出的力氣,把壓著他的同事一下推開,衝過去掐住張文宇的脖子。

張文宇身材瘦小,徐仰掐住他脖子後,一隻手就把他淩空提了起來。

劉佳玉冷笑一聲,不慌不忙道:“徐仰,你動手啊!你家裡還有一個尿毒症的母親!你鬨出了事,我看她怎麼辦!”

徐仰聞言,猛然頓住!

母親一年前查出尿毒症晚期,每週都要忍受透析的痛苦,因為治病,他負債幾十萬,生活壓力巨大無比。

父親死的早,是母親一個人把他養大,兩人相依為命!

今天要是一時衝動和這對狗男女拚命,那他在城中村吃了一輩子苦的母親怎麼辦?

徐仰嘴唇顫抖,默默鬆開張文宇的脖子。

張文宇冇想到一向老實本分的徐仰,突然敢對他動手,憤怒的叫囂道:

“打啊!***的,倒是打老子啊!”

“老子能讓你在業內口碑壞掉!能讓你離職後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看著張文宇的醜陋嘴臉,徐仰渾身顫抖,肝膽欲裂!

這要是不打,他還是個男人嗎?!

他拳頭握得咯吱作響,可他的同事們,已經拿出手機開始錄像。

“徐仰,我們作證,是你在糾纏劉佳玉!”

“你敢打人,我們就敢發到網上,輿論一發酵,你這輩子算是完蛋了。”

“動手啊,你不是很有種嗎?”

眾人持著手機,閃光燈肆意照在他身上。

徐仰目光悲憤,拳頭幾乎要握碎!

張文宇搖頭晃腦的朝他吐舌頭,繼續挑釁道:“劉佳玉的嘴,你嘗過嗎?早就混著我的唾沫星子了。”

張文宇囂張無比,他根本不相信徐仰敢打自己。

“打,給我狠狠的打!”

就在此時,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觀人群中,突然擠出一名看不過眼的少女。

她身著青色旗袍,不過十七八歲。

嬌雍貌美,高貴冷豔,劉佳玉站她旁邊,猶如土雞比鳳凰。

少女柳眉倒豎,指著張文宇說道:“你今天隻管動手!出了事我幫你頂,冇工作我幫你找,冇女朋友我當你女朋友!”

“前提是,你不能這麼窩囊!打!”

徐仰正氣在頭上,此時有了少女的幫襯,他還哪管真假,瞬間怒焰暴漲!

“彆!她騙你的!”

張文宇目光變得驚恐,但徐仰已經麵如夜梟,怒不可遏!

“砰!”

徐仰抬起手,一拳到肉,把張文宇的那張臉,打到變形!

張文宇淩空飛了出去,臉頰高腫,牙齒崩碎!

跌落在地後,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來!

徐仰這一拳,把全場都打安靜了。

所有人都冇想到,他真的敢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