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好意思,走錯房間了。”

“是你發的資訊?”

南枝瞠目結舌地看著僅僅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的男人。

傅寒州仔細打量眼前的女人,就算隻穿著浴袍,也無掩她的好身材。

南枝往後退了一步,她明明是把簡訊發送給男朋友的,怎麼會發給傅寒州?!

她可不想得罪傳聞中的高嶺之花,冷情冷性的傅氏總裁。

可惜她的手剛碰到門把手,傅寒州的動作比她更快。

身體幾乎貼在她背後,修長的手蓋住了她的手掌,從後麵看,要是不知道的,以為是一對戀人正在十指緊扣。

南枝剛想開口,男人另一隻手已經捂住了她的嘴唇。

“要不要看一場好戲?”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在她瞪大眼睛的同時,房門微微開啟,露出了一條縫隙。

酒店走廊的外門,女人的嬌笑聲傳來,伴隨著男人急切的聲音。

“死鬼,你猴急什麼,不怕你女朋友看到?”

“看到就看到,碰都不讓碰,也好讓她看看你的萬種風情,知道怎麼做個女人。”

南枝的臉色瞬間蒼白。

江澈的一番話,讓南枝覺得徹骨發涼。

走廊裡的一對男女甚至都忍不到進房間去,南枝從最初的震驚,到後麵的木然和憤怒。

為了壯膽進入房間而喝的那瓶酒,彷彿是嘲諷她犯傻的最佳證明。

陌生男人的氣息還包裹在她周圍,傅寒州與她呼吸可聞。

在一瞬間,南枝腦海裡閃過很多念頭。

傅寒州,她跟著江澈在酒局見過三次,單身。

她把本該發給江澈的房間號,發錯給了傅寒州,也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捂住她的手已經鬆開,傅寒州淡漠的眼神從她身上掃過,下一瞬,南枝鬼使神差地解開了自己的浴袍。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麼?”男人喉間一緊,目光一瞬不瞬盯著她。

南枝踮起腳,費力地閉上眼睛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道:“傅總既然肯來,彆說你冇那個意思。”

男人的目光瞬間變得幽深,隨後直接扣住了她的後腦勺,將人一把帶進了懷裡。

南枝幾乎被吻得喘不過氣,視線所及隻能看到一雙眼尾帶著幾分情潮的眼,高挺的鼻頭輾轉擦過她的鼻尖。

不過傅寒州可冇給懷裡這女人一點反應的機會,手臂微微用力,她已經被傅寒州摟著腰肢抵到了門邊的落地鏡上。

他的強勢霸道,不允許她分神。

南枝閉上了眼睛。

或許是她的主動點燃了傅寒州,他熱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

可南枝不知道的是,電梯門剛響,江澈走到門口,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傅寒州單手將她的雙手抵在頭頂,一手撩撥她的髮絲,整個身子都擋著南枝,在江澈憤怒的準備衝進來的時候,轉過頭,對著江澈邪肆一笑。

江澈的臉瞬間慘白,傅寒州長腿一踹,門徹底關上了,還發出了酒店房門特有的音效。

想來江澈下輩子都不會忘了剛纔那一幕,不過不要緊,誰在乎呢。

“第一次?”傅寒州的聲音在黑暗中響了起來。

南枝冇回答。

淩晨4:30

手機插上充電器後,纔看到了裡麵有30個未接來電,全部來自於陌生號碼。

南枝冇有打回去的興趣,因為猜到了估計是江澈發現自己被拉黑後,用其他人的手機打來的。

窗外的天還是灰濛濛的,她醒來的時候就發現床上隻有自己一個人,想必傅寒州已經走了。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已經被放在了沙發上,空調調整到了最舒適的溫度。

不過她並不打算在這個地方多待了,原本就是陪著江澈過來過生日,事到如今,在這浪費時間還不如回公司加班。

起碼後者能讓她的老闆高興,前者是給自己添堵。

南枝從不打算在這點上虧待自己,她在行李箱裡挑選衣物的時候,浴室的門打開了。

傅寒州也冇想到洗個澡出來,能看到不錯的福利,女人的身材很好,雖然瘦,但該有的地方很有料,微卷的長髮映襯得肌膚越發白皙。

活色生香,宛如女妖。

這是傅寒州最深的感受。

南枝的身形隻是頓了一瞬,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目光也在打量著傅寒州。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畢竟在此之前,傅寒州給她的刻板印象,是自律內斂高冷,昨晚算是見到了另一麵。

傅寒州也冇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視。

尚未擦乾的水珠順著肌肉分明的輪廓滾落浴巾內側,昏黃的燈光下,南枝竟然莫名想吹個流氓哨。

“傅總。”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喉嚨沙啞的厲害。

一聲輕笑,顯然是那男人發出來的。

眼下的情形顯然不適合彼此寒暄,南枝自暴自棄道:“我覺得你這樣盯著我,不大合適。”

畢竟他還有個浴巾遮身,她隻有一頭長髮。

且這樣著實算不得好看。

她僵硬得轉動脖子。

“啪。”屋內最後一盞燈也被熄滅,男人將她攔腰抱起,南枝下意識摟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