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為什麼要逼我

薑寧冇說話。

她從藥盒裡摳出藥片,就麵無表情的往自己嘴裡填。

傅秦晏是看著她喝水嚥下去的。

“很好,那房子我會買給你。”

這道聲音依舊滿滿的冷漠,還有說不出來的譏諷。

“嗯。”薑寧唇角苦笑,努力對著傅秦晏擠出了一絲笑容:“那謝謝傅先生了。”

這邊薑寧一瘸一拐的剛出了門,那邊護士就再次端著藥盤來了,同時她關心的問道:“薑醫生,你腿怎麼了?”

“冇事,不小心在樓梯上絆了一跤。”

薑寧說完,在樓道裡拐個彎,對著垃圾桶,猛地吐出了藏在舌頭下的避孕藥。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薑寧就一直怔怔的在重症病房外,隔著玻璃,陪著她女兒。

“叮~”

突然,一聲手機震動打破了她周遭的安靜,她看了眼閃動的螢幕,是魏澤川發的資訊:“寧寧,我好想你啊。”

魏澤川似乎選擇遺忘了兩人要分手的事:“你現在在哪?今天冇有加班吧?睡了嗎?”

薑寧身心疲憊,她不想再延續話題:“澤川,我累了,我在家,要睡了。”

魏澤川那邊果然冇有再發訊息。

薑寧鬆口氣的同時,再次下定決心,等魏澤川出差回來,一定要跟他分手。

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左右,薑寧纔開車回家。

“寧寧!寧寧你終於回來了!”

魏澤川出差提前回來了,就等在門口,看見她立即起身,步伐都有些急切不穩。

到了麵前,薑寧才發現魏澤川喝酒了,一向斯文儒雅的男人此刻竟有些醉醺醺的,她趕緊扶住。

“寧寧,你騙人,你不是在睡覺嗎?家裡根本冇有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薑寧想起自己說的謊話,心頭一窒,她突然感覺好累。

所幸,魏澤川也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嘔嘔~”

魏澤川今天喝的很多,薑寧將他扶進屋裡後,就趕緊去給他弄解酒湯。

男人卻拉著她,不肯讓她離開。

“寧寧、”他伸出手,讓薑寧去看看腕錶:“都、都那麼晚了,你怎麼纔回來,你去哪了?”

即使醉成了這樣,薑寧還是冇逃避掉魏澤川的疑心病,這也是她剛剛撒謊的原因。

“怎麼不說話了寧寧?”

魏澤川立即感覺到了不對勁,他醉醺醺的眼睛發紅,緊緊的盯著薑寧:“寧寧,你這兩天跟我胡鬨,不會是在外麵......”

薑寧咬唇。

“澤川......”

薑寧索性想要承認下來,但她剛開口,話還冇說,醉酒的男人突然發狂一樣的一把拉過她,懟在沙發上,欺身壓過去,就要扯衣服做那事。

薑寧頓時大驚失色。

她拚命掙紮:“澤川,你瘋了!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

“我知道!寧寧,你是我的,你永遠都隻能是我一個人的!我不允魏你被彆的野男人搶走!”

“唔~”眼看那股醉醺醺的酒氣就要侵入她的口腔,薑寧徹底要瘋了。

啪!

薑寧狠狠的打了魏澤川一巴掌。

“魏澤川!你清醒一點!”

一巴掌震的薑寧手發麻,她隻覺得自己此刻幾乎喘不過氣。

下一刻,看著魏澤川身體一僵,眼眸清醒了些,她再次提出:“澤川,我們分手吧。”

一句話,就把魏澤川震的酒醒了。

“我錯了寧寧,是我今天腦子不清醒做了混賬事,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彆分開,彆分開好不好?”

薑寧卻眼神異常堅定:“不,澤川,分開對我們都好。”

她有錯在先,根本冇臉繼續。

況且,這四年,魏澤川的疑心病越來越重,薑寧感覺自己呼吸不過來了。

但此刻,魏澤川一雙眸子突然變得發紅可怕。

“寧寧,你為什麼非要逼我?”

隻見他冷笑一聲,從茶幾上拿起一把水果刀,就臉色陰沉的朝薑寧逼來。